欢迎访问: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远去的玉女

远去的玉女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美媚警花才收到我寄给她的火辣照片,即时气得暴跳如雷,哇哇乱叫。事后更被她的顶头上司捉去大骂了一餐,说我此举明显是挑战警方,限美媚尽早捉我归案。我心里暗暗偷笑:想捉我,你们连对手是何方神圣也懵然不知,由于师父的神通广大到甚至连偷听器也装进了你们的办公室内,我倒要看你们能恶出什么样来。

  想着对手的无知,我随手拿过一份档案。

  姓名:程嘉惠年龄:22简介:国际刑警远东部特别行动组家庭状况:未婚,父母于年幼已身亡有两位妹妹。

  姓名:程久美年龄:19简介:程嘉惠之大妹,自己开设面包店。

  姓名:程惠美年龄:16简介:程嘉惠之二妹,学生。

  档案内详细列明了程嘉惠的一切资料,我细心阅读着每一项细节,默默地记进脑内。真幸运,美媚警花竟有两个与她平分秋色的美妹妹,我一定要一一擒获来一个一家亲,才算得上报了枪击之仇。

  从窃听器传来了程嘉惠愤怒的声音,由于我近来一向专对年轻的女星下手,所以她们一致认为我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容祖儿这妞。

  从而在她周围布下天罗地网。真险,原本我真的打算去找容祖儿亲热一下,以将程嘉惠气过半死,现在当然不会自投罗网。只好另找一个代替品,我打开灰狼替我准备好的文件夹,细心挑选了一会,最后决定就这个吧,相片中的正是久违了的玉女掌门人周慧敏。

  ***    ***    ***    ***

  自从周慧敏息影以来,一直独自住在西贡的别墅里,闲来种树喂狗,享受人生,不过相信今晚我定能带给她另一种享受。我细心地观察了一会,周慧敏的家中养了七、八头大小不同的犬只,充斥着家中的一楼,于是我静静地溜到屋后,从袋中取出勾索,二话不说已爬到二楼的洋台上。

  透过落地玻璃窗,我看到周慧敏正悠闲地坐在钢琴前弹奏着乐曲,那种清丽脱浊,真令人难以置信是发至一位年过三十的女性。不过悠和动听的乐章不单没减退我的欲望,反而令我的洪洪欲火烧得更烈更猛。我一掌将玻璃窗拍成满地碎片,便已淫笑着堂而皇之的走进室内。

  周慧敏当堂花容失色:“你是谁?想干什么?”我慢慢走到钢琴座前:“我就是鼎鼎大名的月夜奸魔,来这里自然是要操你。”周慧敏闻言大惊,随即取过电话打算报警求助。可惜我那会任由到口的天鹅肉逃离我的魔掌,夹在指中的十元硬币随即充作暗器弹出,打得周慧敏的电话跌落地上。

  周慧敏见势色不对想转身逃开,可惜一个弱不禁风的女性又怎能快得过我这头暴血野狼。我轻轻扑前一推已将周慧敏推得倒在地上,我再抓出她那一把油亮秀丽的长发直拖回大厅中,周慧敏不停用尽气力地去扭动挣扎,但那弱小的行动不单不见效,还更最一步刺激起我的摧残欲望。

  我转身已一巴掌打在周慧敏的俏脸上:“她妈的臭婊子,你不知道奸魔最爱侵犯挣扎的女人吗?待会我奸你时你想不叫也不行。”说完已双手用力,将周慧敏的衬衫撕过粉碎,暴露出雪白幼滑的上半截身躯。

  我将周慧敏抱起,紧按在钢琴之上,二话不说已拉下她的长裤及内裤,同时将充血硬硕的龟头抵在她的阴唇间。周慧敏不断想去挣扎反抗,无奈身在钢琴之上,双腿悬空,只能枉费力气,任由我去摧残狎弄。

  我双手穿过周慧敏的腋下一边一只地紧抓着她的乳房,在我的蛮力揉动下,周慧敏雪白的乳肉渐变得一片通红,我再用指尖紧夹着她的一双乳头,使劲地拧扭捏弄。强烈的痛楚令周慧敏的眼泪都窜了出来,暴力令她的乳头留下了瘀血的痕迹。

  周慧敏忽然感到下腹传来了撕裂的剧痛,我那足九寸长的巨物已挤进周慧敏的蜜穴里,虽然早已不是处女,但周慧敏何曾试过如此巨物,只感到比失身时更大的痛楚传遍身体上下。我连番猛顶下将阴茎尽根插入周慧敏的淫穴内,内里的肉壁紧夹着我的炮身,一层一层地来回套弄着,我以龟头深深撞击着周慧敏的子宫,每当我的阴茎一深插入,无数的爱液被挤得由周慧敏的阴道口涌出。

  我抓着周慧敏一双幼滑的大腿,轻轻抬高她的下半身,阴茎便对着她的蜜穴狂抽猛插起来。每一下的深入,也令周慧敏感到身体内的空气像要被粗大的阳具挤出体外,只好将开小嘴,努力喘息着。

  渐渐地,由于阴户与男人阴茎的剧烈磨擦,令子宫内引发出连连的空虚感。

  每当男人直插到底,周慧敏也感到那种空虚感被驱散得一干二净,变成极度狂喜的快感。但随着男人的抽离,那种空虚感竟双倍涌至,令周慧敏慢慢地沉醉在男人的抽插之下。只见周慧敏的蜜穴源源不绝地流出又多又浓的淫蜜,发自小嘴的呻吟渐渐由痛苦转变为喜悦的喘息。

  由周慧敏的反应,我亦知道她已渐渐屈服在我的攻势之下,为了进一步羞辱她,于是我依依不舍地将阴茎抽出周慧敏的阴户之外,无数甜美的淫蜜随着我的抽出自周慧敏的阴户口涌出。我改以龟头加紧磨擦着周慧敏柔软的阴户,每当龟头撞击着周慧敏那早已硬突起的阴蒂,周慧敏全身上下也升起了强烈的快感,阴道口同时喷出了更多馥郁的爱液。

  我吻落周慧敏那绯红的面颊,只见她正用力地紧咬着下唇,以免因强烈的快感而叫着声来。

  “你这淫娃,我干得你爽吗?”看见周慧敏这样子我不禁出言耻笑。周慧敏努力地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猛然摇头。于是我伸出到她那湿透了的阴户上抹了一把,再将被她的爱液沾满了的手展现在她的面前:“别再说谎了,看你的妹妹多需要。”说完便反转周慧敏的娇躯,阴茎以正常的体位再次插入她灼热的阴道内。

  我双手按着周慧敏的乳房,借力展开了快速的活塞运动。强烈的抽插令周慧敏的大腿情不自禁地夹紧我的腰际,随着周慧敏的一声娇喘,无数灼热的卵精雨点般洒落在我的龟头上,而我却没有因周慧敏达到高潮而减慢速度。

  “终于叫出来了吗!我早说过嘛,我这般厉害,一定会爽死你。”

  发自周慧敏的淫声浪语越来越激烈,我不断加强腰力抽送,同时将周慧敏整个抱起,走到钢琴座前。我一边抽插着周慧敏的嫩穴,一边迫她继续弹奏她刚才弹的乐曲。

  在激烈的性交中,周慧敏的琴技无论如何高明,自然也溃不成章。但那断断续续的音色,混和着周慧敏的娇喘呻吟,竟变成另一曲动人的乐曲,我随着乐音加重抽插,终于将周慧敏送出第二波的高潮。

  “也是时候给你记念品了。”

  仍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周慧敏闻言大吃一惊,知道男人不单要强奸,还要在自己的阴道内射精令自己因奸成孕。想起自己今天刚巧正值危险期,于是使出了最后的力量挣扎,同时哭求着:“不要射进去,今天是排卵日。”可惜如此弱小的力量我怎会放在眼内,双臂紧紧抱着周慧敏扭动中的娇躯展开全力的抽插,每一下阴茎也直撞入周慧敏的子宫尽头。

  周慧敏虽然不愿意,但老实的身体仍再次达到高潮。

  我感受着周慧敏的卵精泄射落我的龟头上,“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说完便在周慧敏的高潮式阴道挤压之下拉下泄射的扳机,无数白浊的精液飞散在周慧敏的子宫之内。

  周慧敏心恨自己惨被强奸,自己的阴道却无耻地挤压着男人的肉棒,以榨取更多的精液注入自已的体内。随着男人阴茎的每一下脉动,周慧敏也感到更多的灼热暖流在自己的子宫内流动,我满足地伏在周慧敏的娇躯上,任由更多更多的精液灌注入周慧敏的子宫内。周慧敏知道自己难逃因奸成孕的噩梦,痛苦得留下两行清泪。

  我推开奄奄一息的周慧敏,从袋中取过一套衣服,并吩咐周慧敏穿起来。那是曾哄动一时的宫廷贵妇装,周慧敏也不愿裸露在我的面前,闻言随即取过衣服急急穿着起来。

  在衣服的衬托下,周慧敏显得加倍的高贵秀丽,胸前的两颗乳球更似有36寸般强大。我待周慧敏整装完毕才慢慢走到她的面前,露出半软的阴茎,并吩咐道:“给我舔干净它。”周慧敏气得别过头:“我不会再任你摆布。”

  我也不生气,只走到房间的角落里,取出预先安置好的摄录机:“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刚才你的精采表演恐怕会作全球直播,也好使人们看看心目中的玉女如何被我干得欲仙欲死。”

  周慧敏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终于屈服在我的胁迫之下。只见她俏生生地跪在我的面前,以她那幼滑湿润的小香舌,舔动着我的阴茎。才舔得十来下我已急不及待地将阴茎夹在周慧敏那深深的乳沟中,来回抽动。

  不停录影的摄录机拍下每一幅精采的画面,看着身穿贵女装的玉女周慧敏正痛苦地为我进行乳交,不禁令我欲火高升,转瞬间,无数奶白混浊的精液已由周慧敏的双乳间狂喷而出,打在周慧敏的俏脸上。

  我抽出仍喷射中的阴茎塞入周慧敏的小嘴内,便任由多余的精液尽数注满她的嘴内,可惜她那紧窄的小嘴仍未足以承受我所射出的量,令到无数多余的精液自周慧敏的嘴角不断流出,沾满了周慧敏那又白又滑的乳房。周慧敏强忍着唇内的腥臭将精液全吞下肚里去,只感到胃内充斥着男人的恶臭,泪水再次不受控制地涌出。

  自从数年前看到周慧敏身穿宫廷装的照片,那种美态令我深深受感动,下定决心定要奸污身穿宫廷装的周慧敏,今日终于如愿以尝。周慧敏看到我双目中流露的欲望,惊觉势色不对,急忙想逃开去。可惜我伸手轻轻一拉,已抓着她那双玉腿。我拦腰将周慧敏抱起并放到书桌之上,毫不浪费半点时间,双手已急忙揭起她的长裙,露出周慧敏那仍湿淋淋的阴户。

  周慧敏痛苦地伏在桌上,感觉到我那硬涨的阴茎再次一分一毫的挤入她的嫩穴之内。坚硬的炮身不断扫刮着周慧敏那敏感的肉壁,最后对准她那硬突起的G点,龟头如攻城车般连环撞击过去。

  每受到我的一下冲撞,周慧敏的花蕊也相对地泄射出卵精,像鼓励我的行动一样。只见才抽插得五、六十下,周慧敏淫穴内的卵精已泄得流满地上。我将一把卵精混和着爱液抹在周慧敏的菊蕾之上,便已抽出坚硬的肉棒,朝那未被开发的处女后庭直插下去。

  周慧敏发出一记痛苦的惨叫后便昏倒过去,但未几便被括约肌的撕裂痛醒过来。堀强的周慧敏终于也抵受不住去我苦苦哀求:“求你强奸我吧!那里真的受不了。”

  我当然乐意答应美人的要求,将阴茎插入周慧敏嫩穴的同时,改变姿势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迫周慧敏以观音坐莲自己套弄腰肢。周慧敏虽然未试过如此羞人的交欢姿势,但惨被我连翻摧残之下已不敢作出反抗,只好努力地套弄着腰肢。

  连绵不绝的快感,令周慧敏情不自禁地揽紧我的颈项,同时送上迷人的小嘴与香舌。我抓着周慧敏的一双乳房借势抽插,二人同时达到了绝顶的高潮。

  三度泄射而出的精液迅速注满周慧敏的体内,先注满周慧敏那育有我骨肉的可爱子宫,再倒流填满她那仍如少女般紧窄的阴道。我静待最后一波精液飞散在周慧敏的子宫之内,才心满意足地抽出软掉了的肉棒。

  由于引力的关系一丝丝奶白的精液由周慧敏的阴道口倒流而出,我取出相机拍下周慧敏那沾满精液的阴户的大特写,再次寄给那气极的美媚警花,便由任那被我摧残奸虐了一整天的周慧敏衣衫不整地躺在钢琴之上,满足地离开。
“师父,到底何时才能找程嘉惠那婊子算帐?”我抛下手中那厚厚的一叠资料。

  师父优闲地呷了口茶,却丝毫没维意到我的怒吼:“小子你看你冲动到这个样子,难道你认为有必胜的把握?”

  我仍不禁气愤难平:“不错,程嘉惠那婊子是人多势众,而我则势孤力弱,但难道要我一世也做着缩头龟吗?”

  师父笑笑摇头:“知己知彼,对方的优点在于充足的人力和冷静的分析,不过她也不是没有缺点的。”

  师父的话暮然令我灵光一闪:“你是说程嘉惠的那两个妹子?”

  师父点点头道:“若你能将她的两个妹子都弄上手,看看她还能如何冷静下去?”

  ***    ***    ***    ***

  由于师父的这番话,于是我此刻正身穿整齐的警察制服,呆呆地站在这所学校的大门前。放学的钟声响起,无数学生已迫不及待的鱼涌而出,我打醒了精神留心观察,终于在人群中找到我的目标。

  我向惠美招一招手,惠美的反应微微一呆,不过已转身走到我的面前:“警察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着眼前的可人儿,那垂背的秀发、明媚的眼睛、那发育早已超越中学生的丰满身材,逐一刺激着我的欲望,真想狠狠的将她按在地上大奸特奸。不过我嘴头上当然不会这样说:“是程惠美小姐吗?我是你姐姐派来的。”同时递上假冒的证件。

  如我所料,惠美只是象征式的瞄一瞄我的证件,已接着问:“姐姐有什么事吗?”

  我尽量将语气保持平稳:“我的车在那边,不如我们上车再谈?”于是,没有丝毫疑心的惠美就这样跟着我坐进车厢之内。

  我发动了引擎,接着问:“惠美小姐知道程队长最近在处理什么案件吗?”

  入世未深的惠美已老实回答道:“姐姐很小说有关工作的事情,我也只听说过好像与那个月夜奸魔有关。”

  我点头示意道:“没错,就是那个月夜奸魔,而今早程队长更收到那奸魔的挑战书,内容指惠美小姐与你的姊姊久美小姐将会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所以队长特别派我来将惠美小姐你送去安全的地方。”

  惠美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便不再言语,于是我发动了引擎,同时展开第二步的行动。

  车子行驶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半山一处隐密的别墅,我领着惠美走进屋内,惠美见到室内豪华的装修也不禁发出赞叹声:“这里就是警方用来保护重要证人的别墅吗?想不到这般豪华。”

  我见鱼儿已彻底上钓,也懒得再演戏下去,淫笑声中转过身来:“不是,这里是我月夜奸魔奸淫少女的行馆。”

  惠美对我的一反常态呆了一呆,接着已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危机,慌忙退开了两步:“你说你就是月夜奸魔?”

  我冷笑着向着猎物步近,惠美察觉到势色不对转身想逃,但是我又怎会让到口的肥羊白白溜掉。我一手抓着惠美的秀发,重拳已毫无人性地狂轰在她那可爱的小肚子上。惠美惨叫一声已如虾米般蜷曲地上,像要把胃内的空气吐出来。

  事实上,我也不希望在得到惠美之前伤害她那雪白的肉体,所以下手极有分寸。我满足地望着倒地不起的惠美,随手抓着她的一把长发,已硬生生的直把她拖进地窖之内。

  我狠狠的将惠美推得撞在地窖的墙上,惠美不断痛哭哀求着,可惜我不单不予理会,更把她的双手反剪以手扣锁在她身后的水管上。

  惠美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一直努力扭动挣扎,但她的力气在我眼中只如同笑话。我狠狠地刮她一个耳光:“她妈的臭婊子,你就尽情地哭吧,待会我操你时,我保证你想不叫也不能!”

  我走到屋的角落里,开着了一直准备妥当的摄录机,以拍下即将上演的奸虐暴行,加上这房间内的摄录机足足有六部之多,我保证不会溜掉惠美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我满足地望着惊慌的惠美,慢慢地脱去身上的衣服,或许由于将会得到程嘉惠那婊子的亲妹,所以我的阴茎早已迫不及待的硬涨起来,我指指肩膀上的一个伤口:“你姐姐在我这里打了一枪,今晚我就要在你体内打回十多炮。”

  惠美望着我胯下那如婴儿手臂的阴茎,早已惊得面无人色,只希望奇迹的发生。我却不急于占有惠美的肉体,因为我除了要摧残她那美妙的躯体外,同时亦要彻底摧毁她那弱小的心灵,我要惠美她饱尝恐惧、失落、无助,到最后才被强奸。看来这幼嫩的小娃儿恐怕仍是处女吧,那就更合我的心意,被粗暴的强奸犯夺去宝贵的贞操,我要这惠美一生也难忘我带给她的噩梦。

  无所事事的我于是翻弄着惠美的书包,最后注意力集中在她那少女的记事簿上,在簿中详细地列明了少女的月经日来临日期,旁边亦有不小记号备详着提醒主人要购买卫生棉等女性用品。我边笑边看到最后一页,簿上记载惠美上一次月经是在十多日前,即是说,她今天正好是排卵日,残酷的念头不断流个脑海里,到最后我决定推翻原来的构思。

  我本来只打算将她们三姊妹弄上手,一一奸淫,再将拍下的带子卖通街。但现在我决定改变主意,我同样要擒下她们三姊姊,但我却要弄大她们的肚,我要她们为我生下骨肉,为挑战我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我高兴得大笑起来,走到已如惊弓之鸟的惠美身边道:“我改变主意了。”

  惠美以为我说的改变主意是指放过她,顿时喜出望外。我指一指手上的记事簿问:“上面说你今天是排卵日,对吗?”

  惠美以为我因她是在排卵日才放过她,于是慌忙点头。我冷笑一声接着说:“本来我打算干过你就算,既然你是在排卵日,那么我只好一直干,我要干到你怀有我的种。老实说,我也未干过孕妇,我相信像你这般漂亮的孕妇干起来一定很爽。”

  惠美听完我的说话,一瞬间由天堂掉落地狱的深渊,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眼前的男人不单打算强暴自己,还打算弄得自已因奸成孕,不禁怒骂起来:“你这禽兽,我姊姊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冷冷走到她的面前:“但是我保证你的两个姊姊将会与你同一命运。”

  我淫笑着迫近惠美,双手受制的少女无奈下只好全身缩作一团,尽最后努力抵抗我的侵犯。我狠狠地再给她一记耳光,无情的攻击粉碎了少女最后的防守。
 我抓着惠美那纯白学生服的衣领,以蛮力撕成一幅幅的布条,惠美那式样保守的胸围已同时被我粗暴的扯脱,露出了惠美那一双丰满诱人的双峰,在空气中抖震着。我双手已紧接着撕去惠美的校裙,惠美死命地夹紧双腿,意图保留着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

  我却不急于脱下惠美的内裤,反而抓着那丝质的内裤边向上猛扯,强大的拉力令部分的内裤深陷入少女的阴唇之内,直痛得惠美惨烈的哀号着。

  我将惠美的内裤更用力的拉扯,直至将内裤的边缘挂在少女的肩膀上,整条纯白的内裤以V字型覆盖在少女的身上,而随着惠美每一下痛苦的扭动,内裤的底部亦更深陷入少女的阴唇之内,加深着少女的痛苦。

  我改为抓着惠美的一双乳球,不停用力挤压揉弄,指尖更夹着那粉红幼嫩的乳头旋转扭动。惠美不停痛苦呻吟着,泪水早已划满面颊,沾满少女汗水的内裤更已变成了半透明,深深刺激着我的欲望。

  我一口咬着惠美的乳头,边吸啜边咬噬,多出来的一只手则伸到少女的小腹上,隔着内裤揉弄着惠美的阴核。我翻开少女的内裤找出隐藏其中的阴核,双指轻轻一夹,触电般的快感已传遍惠美的全身,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惠美的身体已起了老实的反应,一丝丝爱液已自惠美的阴唇间渗出,湿透了覆盖身上的内裤。

  我加强刺激着惠美的阴核,惠美痛苦地扭动着娇躯,乱踢着双腿想要挣扎。

  “嘶~~”一声布帛的撕裂声响起,原来惠美身上最后的内裤已抵受不住少女的扭动而报销。

  我扯下惠美身上那本应叫做“内裤”的布条,拿到惠美的面前,轻轻用力一扭,无数少女的淫汁爱液已像雨点般打落在惠美的脸上。我随即伸出粗舌在惠美的脸上来回舔动,品尝着充满少女体香的爱液混和着惠美受辱的泪水。

  我一手抓着少女的长发,痛苦令惠美张开了小嘴呻吟,我乘机吻落在她的娇唇上,将本来属于她的爱液混和着自已的津液灌注入惠美的唇内,同时吸啜着她的小香舌。连与异性交往的经验也没有的惠美何曾试过如此狎玩,只好强忍着身体深处冒起的快感,以最后的理智作出反抗。

  我离开了惠美的双唇,一丝透明的丝线由二人的嘴角间拉起,我转身走到惠美的腿旁。惠美已明白到我的意图,紧合着大腿保卫着少女最后的贞节,可惜我无视惠美那疲弱的防守,重重一脚踢在她可爱的小肚子上。惠美当堂痛得全身发软,蜷曲地上,我乘机抓着少女那雪白幼嫩的双腿用力一分,处女的阴户已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吻上惠美那粉红色的阴唇,舌头同时上下舔弄着内里的嫩肉,刺激令惠美分泌出更多又浓又稠的爱液,我深深吸啜着惠美的淫水,同时以舌尖刺激着她那热烫的阴核。看到惠美的强烈反应,于是我变本加厉地将她的阴核吸入嘴内,以牙齿轻噬,痛楚混和着强烈的快感令惠美忘情地发出哀号,令我明白到替少女开苞的时候到了。

  我将惠美的双腿扳开到极点,阴茎已抵在处女的阴唇上,惠美仍不停扭动身体挣扎,令我的阴茎不能对准目标。我重重地再给她一记耳光,粉碎了少女最后的抗衡,龟头已压在少女的处女肉唇之间。我淫笑着捉紧惠美的腰肢:“好好记着这感觉,破处开苞的时候到了。”

  惠美知道难逃失贞的命运,别过脸不去看我,坚决不作出任何反应,令我不能得到更多快感。

  硕大的龟头强挤开惠美紧合的处女阴唇,一分一毫的没有少女的处女穴内,我故意以超慢的动作最入惠美的体内,加深少女的痛苦,而我则充分享受着16岁的紧窄处女阴道。

  惠美的阴道是我所干过的少女中最为紧窄的,我高兴得狂叫起来:“惠美,你的处女穴真紧。来,好好享受,征服者入侵了。”

  下体不断传来撕裂的痛楚令惠美知道奸魔已开始进入自己处女的身体之内,撕裂的痛楚令惠美不断涌出泪水,却仍坚持着不发出声音。我却毫不理会惠美的反应,持续着进入她处女的体内。

  硕大的龟头却遇上一层柔软的障碍,我知道那正是惠美初次体验的象征。惠美亦同时感到我的龟头已抵在她的处女膜上,知道只要我再前进少许,自己处女的象征便会失守,成为因奸污而失贞的女人。

  以处女膜阻挡我的阴茎就好像以纸墙抵挡大炮一样,愚不可及。我深深吸一口气,运用全身之力将阴茎狠狠的往惠美的处女穴内插去,阴茎随即贯穿惠美的处女膜,直入惠美的体内。

  随着一下特别强大的痛苦撕裂,惠美知道奸魔已贯穿自已的处女膜,深深进入自己的体内,深插入自己下体内的阴茎,粗暴地挤开两边紧窄的肉壁,开发着自已的处女地。而那可恨的奸魔更于房间内布满各式各样的镜子,藉着镜子的反映,惠美更能看到自己的阴户间流出了代表失贞的处女血,以及奸魔那粗大的肉棒正不断进入着自己的体内。

  失贞的瞬间惠美发出了惨叫声,但在我的耳中就如仙乐一样,而我却不满足于只得到惠美的处女,阴茎更深深的进入惠美的体内,我当然不会爱惜仇人的妹子,阴茎每一下都粗暴地挤开惠美紧合的肉壁,野蛮地开着通往少女子宫的通道,遂一开发着惠美的处女地。

  我伸手往惠美的阴户间一抹,指头已布满着惠美的处女落红,我用指尖拈起更多的处女血,尽抹在惠美的嫩唇上,形成一层艳丽的唇膏。我狂吻落在惠美的娇唇上,吸啜着少女的唇瓣,如吸血鬼般舔啜着上面的处女血,血腥味令我的肉棒更为激烈的抽送着,而惠美终于亦随着我的抽插发出呻吟与哀号。

  惠美痛苦地承受着奸魔每一下的插送,火热的肉棒已深深进入自己的体内最深处,夺去少女最后的一丝贞洁。惠美更痛恨自己随着男人的每一下抽插作出呻吟,知道自己的身体已被男人彻底征服。从镜中的反映惠美更惊觉到男人的阴茎只不过进入了一小半,但已足以顶到自己的子宫口,在惊疑间男人更解开了自己的手扣,令自己的双手回复活动的能力。

  我解开了惠美背后的手扣,双手才刚回复自由的美人儿已慌忙用力,想推开我紧压着她的身躯。可惜我却先一步抓着惠美的小手,阴茎已同时更深着抽顶猛插,由于惠美的双手回复了自由,所以少女动人的娇躯更猛烈地扭动着,紧密磨擦着我雄伟的身躯。

  我吻上惠美动人的乳房,用力深深一咬,将齿印深深烙在惠美那雪白的乳肉上,两边乳房同时被硬咬出牙齿印令惠美痛得流下液来。

  惠美双手已由最初的推拒变为紧揽我的厚背,少女的阴道亦展开了强烈的挤压蠕动,子宫口的小嘴更不停旋动吸啜着我的龟头。惠美亦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挑弄得春情勃发,但是少女的理智上却清楚明白自己惨遭强奸狎玩,两种极端的情绪令惠美一边忘情呻吟,一边流着悲痛的泪。

  下体再次传来撕裂的痛感,惠美感到男人的阴茎已深深进入自己的子宫内,龟头正一轻一重地撞击着少女的子宫壁。惠美虽然不愿意,但身体已作出高潮的反应,灼热的卵精狂泄在男人的龟头上,令惠美的意志受到重大的打击。

  我享受着惠美高潮的挤压,同时又以各种挑情手法玩弄着初经人事的少女肉体,我除了要征服惠美的肉体之外,同时亦要彻底征服她的心神,我要她心甘情愿地怀有我这恶魔的骨肉。

  惠美的意志已越来越薄弱,明媚的双目开始透出动人的情火,小嘴不断发出诱人的娇喘呻吟,少女的娇躯已泄成发情的玫瑰色,算来惠美最少已达到六、七之高潮之多,看来也是时候给她一份难忘的记念品了。

  “小宝贝,看来你已准备好,那么我就在你的子宫里播种了。”说完,我已展开最猛烈的活塞动作。

  惠美听到男人的说话,同时感到自已体内的肉棒越来越火热,知道男人亦已到达崩溃的边缘,想起自己正值排卵日,更明白到男人恶毒的意图,于是用尽气力想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可惜男人却死命地将自己越抱越紧,硕大的龟头更向自己的子宫深处硬挤,无助的感觉填满了惠美的弱小心灵,知道自己最终仍难逃因奸成孕的噩梦。

  耳边男人的喘息越来越急速,惠美迷糊中听到男人气喘着说:“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男人才刚说完,惠美便感到无数灼热稠密的液体在自己的子宫内疯狂爆射着。

  随着男人阴茎的每一下脉动,更多的体液正一波一波的灌注进自己的子宫之内,直到液体将自己子宫内的每一丝空间都填满,那些多余的体液才沿着阴道慢慢倒流而出。

  由于学校充裕的性教育,惠美知道那些浓稠的体液其实就是男人的精液,同时感到男人仍用他那半软的阴茎紧紧塞着自己的子宫口,不让内里的精液有丝毫流出。惠美只感觉到自己的子宫里装满了男人灼热的精液,甚至感到内里的精子正与自己的卵子紧密结合着,惠美只感到自己浑身上下动弹不得,自己的身体迫于无奈下只好接纳那奸魔的遗传因子。

  惠美开始感到男人的精液在自己子宫内的活动开始慢慢停顿,灼热的体液亦开始变得冰冷,但是惠美一点也不高兴,因为她已感觉到自己已怀有那男人的骨肉了。

  充分发泄了兽欲的我从惠美的子宫深处抽出肉棒,一丝冰冷混浊的精液夹杂着点点血丝自惠美那刚遭受到无情奸污侵犯的阴户间流出,证明了受害少女已在刚才的污辱中失去宝贵的处女贞操。我取出相机拍下一幅幅的照片,准备寄给惠美的婊子姊姊,不同的是今次的照片更清楚映出惠美的脸容,因为我要程嘉惠知道自己的妹子已被我操得死去活来。

  我望着地上那被我干得奄奄一息的少女娇躯,心底间同时生出强大的斗志:“程嘉惠,这只是你噩梦的开始。”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意外的相亲对象 下一篇:白领丽人之远山的呼唤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